走路的鱼:精神姘头

我们早已没有联系,生活在彼此的陌生人之中,等待漫长的人生旅途末端的约会。至于是否有机会?相信正如当年中博网漫长宕机之后的惊喜的重逢,我们还是有机会在老去的时候,记得这个约会,在某个陌生的地方,看着彼此老态龙钟,互道一声“珍重”。

走路的鱼:蝴蝶飞过沧海

岁月中总是轻易地遗忘,仿佛那些存在仅仅是一种点缀。每一天都佯装很忙,没有空隙窥视某只隐匿灵魂深处的蝴蝶。尽管飘逸的诗行让你感动,轻盈的舞步让你心醉,穿梭在温润空气里,曾经让黑夜明亮,但一切在日渐疲惫的眼色里,蝴蝶再也不见。它已飞过沧海,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