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精神姘头

我们早已没有联系,生活在彼此的陌生人之中,等待漫长的人生旅途末端的约会。至于是否有机会?相信正如当年中博网漫长宕机之后的惊喜的重逢,我们还是有机会在老去的时候,记得这个约会,在某个陌生的地方,看着彼此老态龙钟,互道一声“珍重”。

青春追忆:人生拼图板

那年她十八岁,我二十三岁,回不去的过往,回的去的地方。有些事情一直潜藏在心底,如果能够一直沉睡,让这段故事如干瘪的种子永不发芽,或许不会有今天的故事。已经过去很久,作为一个旁观者,或许不会再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故事,然而也不希望自此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