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漫谈历史

柏拉图所处的那个时代,奴隶的存在司空见惯,同时小国寡民容易取得共识,斯巴达对雅典的胜利更多是雅典自身民主机制的缺陷,而这种缺陷又是所处时代的固有产物。随后斯巴达对阵马其顿所遭遇的羞辱,说明这种乌托邦只能是特定时代环境的产物,无法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