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人生的无望

理想和现实之间的鸿沟,足以阻隔真实和事实握手。人活到现在有多少是基于本能的应激反应,又有多少是所谓智慧的福泽,依然在这条路上跋涉的时候,很难区分开来。人不可能认清自己,镜子里的人永远是那么陌生,以至于惶然此在的真实性。

走路的鱼:中年常景

身边人越来越陌生,甚至不清楚自己何在,放纵并不能带来快感或者痛感,文字成为唯一的安慰,似乎也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倒骆驼和救命的同一根,成为活者世界的象征。不愿意并不是代表试图改变,需要一点驱动力,做一个有趣的人,做一些有趣的事,成为最后的奢望。活成自己曾鄙夷的哪一类,甚至有些沾沾自喜,这就是莫名其妙的中年常景。

走路的鱼:2019年终总结

我们长成现在这副模样,是短促的生命中自行的抉择,环境可以塑造性格,也是基于和内心的互动的结果,本能在这之中起到的效果越来越微弱,到了人生中年这个当口,过往脉络就是顺利成章,在这这短促的一生,“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