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精神姘头

我们早已没有联系,生活在彼此的陌生人之中,等待漫长的人生旅途末端的约会。至于是否有机会?相信正如当年中博网漫长宕机之后的惊喜的重逢,我们还是有机会在老去的时候,记得这个约会,在某个陌生的地方,看着彼此老态龙钟,互道一声“珍重”。

在路上: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那时候有一个周游世界的梦想,还有青春时代的活力,以及无限的遐思,宛若湖泊上空微微的白云,在蓝色世界中荡漾。那是只属于青春的幸福,理想如夕光一样绽放着瑰丽的色彩,回想起来或许那是一辈子最后做梦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