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秋天来了

有人死去了,只要有人活着,那么所有人就活着。莫名的乐观主宰着这一段漫长的岁月,现在已到了油枯灯灭的境地。往事翻飞在脑海里,最后仿佛一坛酱菜,再也辨别不了原初的模样。在适当的时候饮食,适当的时候工作,适当的时候入睡,一个个熟悉的场景娴熟地切换,甚至意识不到其间的缝隙。

闲言碎语:岁月如风

那些记忆藏在心底,像一颗种子,幽暗而顽固,你不知道有生之年它是否会萌发,但是它就在那里,深深地植入在内心深处,或许在这纷繁和短暂的一生里,都没有回首的机会。不论那颗种子是倔强的等待中耗尽了活力,最后风化在时间里,还是长成一株灌木,甚或参天大树,没有人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