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生而为人

一支接一支的香烟在手头燃到最后,一口又一口咖啡灌下去,我目击那只小小的蝴蝶徒劳的尝试,不明白它为何在哪儿,也不知道它的宿命如何,它让我想起蝶儿,那位曾在生命历程中写下浓重一笔的红颜知己,此刻她又在哪儿,激情还是平淡地老去呢?

走路的鱼:蝴蝶飞过沧海

岁月中总是轻易地遗忘,仿佛那些存在仅仅是一种点缀。每一天都佯装很忙,没有空隙窥视某只隐匿灵魂深处的蝴蝶。尽管飘逸的诗行让你感动,轻盈的舞步让你心醉,穿梭在温润空气里,曾经让黑夜明亮,但一切在日渐疲惫的眼色里,蝴蝶再也不见。它已飞过沧海,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