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彼得·潘

这个问题并没有随着这么多年的成长变得稍稍自信一点,反而在经历很多之后,尤其有了女儿之后,疑问又涌上心头。陪伴她玩耍的时候就有那种感觉,小孩子能在两个世界无碍切换情感,我们只能站在事实的世界,不会突破那层薄膜,真正融入故事。

一九八三:铁栅门

梦想不够蛊惑,还是障碍太多?不到十岁的孩子很轻易地逾越那么高的铁栅门,现在横亘面前的栅栏又有多高呢?更可能是背负太多,不愿意在众人面前丢丑,例如当年在铁栅门上不小心被顶端的铁齿撕破衣衫,毫不在意一身褴褛,只是热切地追逐眼前的快乐。

一九八三:村庄的日子

两座村庄之间有一条河,海在海的地方,据说河的末端还是河流,仿佛一条蛇咬住自己的尾巴。孩子有时候弄不懂这样一个圈,正如他不懂生死轮回。在青麦地的时­候,他曾拜偈那些坟墓,先祖和那些故去的人,他曾疑问:为什么他们在野外入睡也不会害怕?白天也不醒来,听他歌唱和述说,他的猫会这样在后园­度过一个又一个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