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纪兰举手

历史总是需要太长的时间酝酿一场剧变,往往需要几代人,甚至更久的时间,生活在这期间,要么皈依,正如当年那些网络结识的伙伴,大多隐没芸芸众生之中,至于少数坚持的异类,更多热衷谩骂发泄,毕竟在这长夜里,初衷不是那么容易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