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首诗:黑夜的孩子

热切奔放在意象之美的诗人着不了陆,于是落笔"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个贫瘠的物质世界里,背负着农业妈妈的重担,又担负着精神世界的重任,双重压迫挤出了他坦诚的诗行与血泪,犹如裸奔在荆棘上的天使。

闲言碎语:生活在别处

慢慢地生活成了一场场预演,人活成了纯粹的观众,仿佛坐在播放肥皂剧的电影院,偶尔估摸细节遐思一番,大多数时候沉湎于白开水的场景,时间刻度失去了意义。一天天就这样过下去,偶尔用梦想安慰下噩梦中醒来的灵魂,只是为了让它沉湎更深的长夜。

逐风同行:川藏线,鲁朗

想起像飞蛾投火一样的海子,也许就是在这般美丽的草原留下那些让人无法忘怀的诗行,因为光明的蛊惑,还是黑暗的放逐,它们停歇在这雨后的黑夜,轻振翼翅,向我,向无数热血沸腾走在这条路上的车友或驴友传递着无法理解也不能忘怀的信息。

走路的鱼:想看他了

桃花盛开的季节,他在异乡,遥远的山海关让一列火车斩断了身体,告别了决意与之决绝的世界;麦子成熟的日子,他的骨灰回到了他心底里无数次呼唤的村庄,就埋葬在他无数次为之抒情的麦地之旁。他生的的时候游荡异乡,让精神漫游在广阔的土地上,想念故乡,却没有闲暇伴随那些养活他的麦子休养生息。死后,他终于占据故乡的一块高地,守望他自己的亲爱的麦子地,再也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