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美国大选

这辈子经历过的选举,大概只有大学时代选校人大代表,没有竞选活动,辅导员负责把人集合到投票站,然后一人一张票,不知道候选人是什么来头,按辅导员的意思投到票箱里。回想起来,至少这辈子也算亲身经历过一次选举,除了辅导员教唆投那个票箱,相对公正,至少还有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