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三:村庄的日子

两座村庄之间有一条河,海在海的地方,据说河的末端还是河流,仿佛一条蛇咬住自己的尾巴。孩子有时候弄不懂这样一个圈,正如他不懂生死轮回。在青麦地的时­候,他曾拜偈那些坟墓,先祖和那些故去的人,他曾疑问:为什么他们在野外入睡也不会害怕?白天也不醒来,听他歌唱和述说,他的猫会这样在后园­度过一个又一个午后。

走路的鱼:想看他了

桃花盛开的季节,他在异乡,遥远的山海关让一列火车斩断了身体,告别了决意与之决绝的世界;麦子成熟的日子,他的骨灰回到了他心底里无数次呼唤的村庄,就埋葬在他无数次为之抒情的麦地之旁。他生的的时候游荡异乡,让精神漫游在广阔的土地上,想念故乡,却没有闲暇伴随那些养活他的麦子休养生息。死后,他终于占据故乡的一块高地,守望他自己的亲爱的麦子地,再也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