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杏花村烧烤

没做什么功课,除了知道杏花村这样一个颇有诗意的地名,以及位于秣陵南部,离家不算太远。昨天姐姐问要不要做些准备,也没什么回应。想起古希腊神话里那个诅咒故事,什么时候对世事变得如此漠然?似乎提不起兴趣,稍稍能够表示关心的大概只有女儿,越来越贫乏的日常,比躯壳更快衰老的是那颗曾经躁动不安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