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追忆:人生拼图板

那年她十八岁,我二十三岁,回不去的过往,回的去的地方。有些事情一直潜藏在心底,如果能够一直沉睡,让这段故事如干瘪的种子永不发芽,或许不会有今天的故事。已经过去很久,作为一个旁观者,或许不会再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故事,然而也不希望自此一无所有。

在路上:从岭南到江南

想起自己为那份爱情写下的《天堂围》一座注定不是天堂的村庄,一份注定也不会长久的爱情,突然想起或者还在北方的她和给她的承诺。当我无法给她想要的我就给她自由。想起那首天堂围中的诗行:一个女孩子深入我的心房,而我住在体外/在天堂围并不遥远的地方想念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