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普世价值

大约是那个时候普遍的心态,生活水准正在逐渐改善,同时言论钳制有放松的趋势,尤其是影帝的“普世价值”论出来后,似乎党国有逐渐放开舆论管制,借着经济发展的浪潮逐渐民主化的企图,当然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随后的金融危机,以及维尼熊在墨西哥的“三不论”出来,Google退出中国是一个象征,从此我们又恢复到89后的境况,并且自由度日趋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