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生而为人

一支接一支的香烟在手头燃到最后,一口又一口咖啡灌下去,我目击那只小小的蝴蝶徒劳的尝试,不明白它为何在哪儿,也不知道它的宿命如何,它让我想起蝶儿,那位曾在生命历程中写下浓重一笔的红颜知己,此刻她又在哪儿,激情还是平淡地老去呢?

走路的鱼:人生之路

一直坚持分裂模式,把生活和追求分得很明显,然而到了中年,越来越力不从心。现在迫切的问题是要么做出取舍,要么就融合生活和追求,不过看起来后者很困难,虽然从大局上看,一切都是平的,但是多年的芥蒂难以拔除,因此随后必须面临艰难的抉择,需要足够的勇气和智慧。

闲言碎语:自欺欺人

幸福与其说建立在理性之上,不若说是基于偏执,人生是一头双头怪兽,站在此时,一头回眸,一头展望,此在似乎永远被忽略。过往的美好在于刻意抽出了时间的成分,也就摒弃了理性,它的全部功用只是建立此在的合理性。未来的憧憬同样如此,只是更加虚无缥缈从而越来越疲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