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新年寄语

女儿茁壮成长,家庭暂时还算安稳,如果愿意似乎能够将就地挥霍余生。然而心底那颗幽暗的种子,始终有破土萌发的愿望,这是生而为人必须面对的问题。那些读过的故事,它们如阳光,水分和土壤围裹那颗种子,生命的意义何在?或许只在寻觅的过程。

闲言碎语:生活在别处

慢慢地生活成了一场场预演,人活成了纯粹的观众,仿佛坐在播放肥皂剧的电影院,偶尔估摸细节遐思一番,大多数时候沉湎于白开水的场景,时间刻度失去了意义。一天天就这样过下去,偶尔用梦想安慰下噩梦中醒来的灵魂,只是为了让它沉湎更深的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