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陌名的秋

这一切都是无谓的,时间如一颗钉子锲进思维,挣脱不了,仿佛那些在池塘休憩的水牛,永远摆脱不了牛虻的叮咬。你同样也不能摆脱时间这位美丽而歹毒的女主人的压迫,直到完全屈从于它跋扈的安排,躺在某块湿润的泥土中,它才对你失去兴趣,去追逐另外的猎物。

一九八三:死亡,总是适时的

外婆很老,疯子总是在嘲笑和戏弄中路过,流浪汉只有在冬天才会引起更多的注意。岁月如风,一切都归于尘土,我在一座荒凉的城,一个深邃的夜晚,怀抱一个说不上熟悉或者陌生的女孩子,听她絮絮地讲她的故乡和亲人,以及生活。

走路的鱼:降落在中国北方的雪

在冬天,有两件事可以把我从冗长的冬眠中唤醒,一是雪降在冷寂的夜晚,二是让人无法安睡的牙痛。在这座荒凉的城中,一直让断断续续的牙痛折磨着,维持一种抓狂似的清醒,从而在诅咒世界的同时得到一些想要的属于冬天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