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河流:傅里叶变换

人与人的相遇,很多始乱终弃的例子,彼此以为是唯一的真爱,其实本性并不一致,只是在某个时刻点正好在同一个幅值上,双方在时域演绎的足够多的时候,逐渐洞悉彼此的频域方程式,有着迥然不同的曲线,分道扬镳再所难免,甚至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走路的鱼:抱团取暖

每个人都有迥然不同的道路,生不同时,死不同穴,意味着最多是有某一段路是同行的,不要奢望太多,走在一起的时候心心相印,分道扬镳的时候互道珍重,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成长环境,不同的人生经历,共同的秉性是相遇的基础,然而并不是牢固的纽带,适当的距离非常重要。

走路的鱼:某种病态

唯一不同的是,有些东西已经隐藏起来,因为身处世界的坚硬,必须要长出一副更加柔软的皮囊,才不至于头破血流。不过那些秉性如幽暗的种子,蛰伏在脑海的身处,一旦外界的压力退却,就会再次萌芽,我不知道会在何时,只是相信该来的一定会回来。

时事评论:指鹿为马

一国两制的信誉完全破产,因为它本来就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如果没有核心的民权,它的废止完全是老大的一句话。这次国安法在人大常委全票通过,争议这么大,然而又能意见一致,大概又是一次现代版的“指鹿为马”,后世可能出现“港人治港”这种满满反讽的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