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杀死一只知更鸟

善良和信任一样,只要稍稍出现一些裂缝,就很难弥补。杀死一只从不做坏事,只唱歌的知更鸟是对善良的背叛,一桩不能饶恕的罪。从女儿出生后,没以一个亲和的父亲的形象陪伴在她身旁。虽然我们生活在一起,甚至从旁人眼里,甚至有些溺爱的感觉。那不过是一种心理补偿,在她需要陪伴的时候,往往龟缩小书房里,或者盯着手机屏幕,慢慢地让她养成万事不找爸爸的习惯,失去教导她的机会。

桃之夭夭:杏花村烧烤

没做什么功课,除了知道杏花村这样一个颇有诗意的地名,以及位于秣陵南部,离家不算太远。昨天姐姐问要不要做些准备,也没什么回应。想起古希腊神话里那个诅咒故事,什么时候对世事变得如此漠然?似乎提不起兴趣,稍稍能够表示关心的大概只有女儿,越来越贫乏的日常,比躯壳更快衰老的是那颗曾经躁动不安的灵魂。

桃之夭夭:九龙湖野餐

一个人坐在湖畔的一块大石上,燃着一支烟,看着湖面和不远的拱桥和城市,大梦初醒,看着陌生而熟悉的风景,它们一直都在,正如那些朋友从未远离,只是自己关上了窗,浸没黑暗之中。很多时候并不是这个世界太逼仄,而是选择一条死胡同,总想向前找到一条出路,许久之后才会想起,还有退回去的路。

青春追忆:精神姘头

我们早已没有联系,生活在彼此的陌生人之中,等待漫长的人生旅途末端的约会。至于是否有机会?相信正如当年中博网漫长宕机之后的惊喜的重逢,我们还是有机会在老去的时候,记得这个约会,在某个陌生的地方,看着彼此老态龙钟,互道一声“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