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来自中国北方的情人

妈妈曾经对她说,她一辈子再也看不到象湄公河和它的支流这样美丽、壮观而又汹涌澎湃的河流。那些河流注入大海,这些水乡的土地也将消失在大海的胸怀之中。在这一望无际的平坦土地上,这些江河水流湍急,仿佛大地是倾斜的,河水直泻而下。

阅读随笔:孤独的荷兰人

二十四小时,他不与另外的世界沟通,享有死亡的特权,正如收到最后一部诗集出版消息后一个小时跳楼身亡一样,对于他而言,生命中存活和死亡,只是一场睡眠的两个状态,而他拥有死亡的特权。漫长而孤独的生活中,生存和死亡之间的差距已经完全湮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