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大师与玛格丽特

蝇营狗苟的人物站在权位之上,掌控他人的命运,从食物,到房子,乃至娱乐,都必须复合他们的口味,这是何其荒诞?上帝缺席,苏联也是其大多数公民的选择,从这个角度而言,真正的撒旦不是沃尔德而是斯大林,以及苏联人自己,从而回到上帝与人的契约。

阅读随笔:海上钢琴师

他生在船上,死在船上,从未着陆。钢琴只有88个琴键,城市却有无数的建筑,街道和人群。站在舷梯中间眺望,城市如一架巨大的看不见边际的钢琴,他说去错了地方。令他感到害怕的并不是所看到的,而是隐藏在看到的背后看不见的,没有尽头的世界。

阅读随笔:百年孤独

马孔多,仿佛就是一个时间神话的漩涡,真实的永远是虚假的,但虚假的却又真实地存在。马孔多的居民更加善于遗忘,第一个创建者死在一个大树下面,唠叨着拉丁语言,在没有任何人了解他的境况下,凄凉地死去。最后一个出生者长着猪尾巴,仿佛一个现实主义者的神话故事,令人无法分辨。

阅读随笔:人类不平等的起源

卢梭是法国大革命的先驱,这本书从自然法和社会法出发,论证“人生而自由”的自然法规则,只是受到所处环境的社会法左右,成为不平等的个体。简而言之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思想经过几十年的酝酿,导致1789年法国大革命。

阅读随笔:都柏林人

回首这十多年来,逐渐和诗歌说再见,一方面是对国内的诗歌不太感冒,不排除有很多佳作,只是有时候感觉过于后现代的太夸张,不在自己审美视界里;另一方面对于翻译的诗歌,总感觉带入了一些杂质,然而又没有能力,或者耐心去看原版诗歌;当然最重要的是内心的沉睡,已经很难写出优美的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