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雅安

雅安有三宝:雅雨,雅鱼和雅女,前两宝咱们不在意,雅女是不得不看的。青衣江上据说有千年历史的廊桥在夜色下显得有些阴森,不过咱们眼神从来没射远,都在瞅身边路过的美女。不知道是灯光效果还是夜色迷人,总之感觉每个女孩的肤色都是如此细腻雪白,让人有种揽香入怀的冲动。

在路上:川藏线,成都

在路上想起卡帕,匈裔美国人,那个在马德里内战,徐州,诺曼底战场上活跃,最后死在越南战场的摄影记者,影响至深。正是那句“人只有短暂的一生好过”让我毅然决然地走上很多次旅途。人生短暂,注定被遗忘,或者被曲解,所以不论如何都要有一颗坚强的心脏,独立的想法,这一辈子你首先只能为自己而活,然后才是亲人朋友。

在路上:川藏线,前记

话说一场不后悔的人生必须是要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次旅行说不上说走就走,却维系一段爱情是否瓜熟蒂落。三年前在滇藏线上萌生骑行拉萨的念头的时候说过,来一场川藏线骑行,在冈仁波齐峰转山,如果安然归来,娶妻生子过日子。

在路上: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那时候有一个周游世界的梦想,还有青春时代的活力,以及无限的遐思,宛若湖泊上空微微的白云,在蓝色世界中荡漾。那是只属于青春的幸福,理想如夕光一样绽放着瑰丽的色彩,回想起来或许那是一辈子最后做梦的年代。

在路上:一品黄山

遥想太白当年,桀骜不驯,辗转东南,游天台,观雁荡,东南诸峰,唯黄山未登顶,盖其险峻非常矣。后霞客斩荆棘,驱蛇虫,历艰辛,登光明顶,遂有黄山胜景名于世。吾过山门瞻霞客像,临光明顶,想霞客之志,叹服矣,其狂飚攀爬之举,古今几人出其右者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