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山海之中

远处的海平线似乎风平浪静,靠近滩涂后一线波浪汹涌而上,一点点衰弱,最后退去。回想年轻的时候,正如这波波海浪,不干平庸,总试图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然而傲气慢慢消磨,其实也没遇到什么重大的挫折,这些涌上沙滩的海浪慢慢卸力,最终归于平淡。

在路上:三亚之旅

临行前背包放了叔本华的《孤独通行证》,登机后耳畔是班得瑞的音乐,读着膝上的书,不由想起从青海湖回来后的秋天,从那时热切地喜欢这个孤僻的家伙。萨特开启了哲学之门,然后狂热地爱上尼采,几乎彻读他的作品,然而在图书馆翻开叔本华,立马明白诗人哲学家只是幻想,那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才是这辈子需要翻越的坎。

走路的鱼:初冬漫步

感觉现在的心情没法阅读《尤利西斯》,最后选了《白银时代诗选》和叔本华的《孤独通行证》。出门点一支烟,也不知道去向何方,只是想不负这样冬日暖阳。往西是新街口闹市区,之前逛过很多次,往东是流经城区的内秦淮河,在总统府前熙攘的人群中停留片刻,脑袋里涌动搭乘旅游巴士的念头,不过很快摁灭。

逐风同行:九华山骑行D3

前段是昨天骑行的路线,因为当时天气太热,一路走过都只是盯着前路,无暇侧顾,坐在车上张望,感觉还是很陌生。另一方面原因是已经晚春时节,油菜花早已凋谢,夹杂在田园和工业两种风格中的皖南乡村有些不伦不类,没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景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