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天灾人祸

最近家附近的秦淮河水位也一直上涨,河边步道已经完全浸没在水底,不过看河面平静,大概是长江水倒灌的结果。前段时间南京降雨汹涌的时候,河水涨得很快,退得也快。南京距离长江入海口也就几百公里,说明现在长江下游存在水位顶托的效果,加剧了中游的洪涝灾情,这几天看外面的消息,江西处处泽国,损失不小。

走路的鱼:某种病态

唯一不同的是,有些东西已经隐藏起来,因为身处世界的坚硬,必须要长出一副更加柔软的皮囊,才不至于头破血流。不过那些秉性如幽暗的种子,蛰伏在脑海的身处,一旦外界的压力退却,就会再次萌芽,我不知道会在何时,只是相信该来的一定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