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生而为人

一支接一支的香烟在手头燃到最后,一口又一口咖啡灌下去,我目击那只小小的蝴蝶徒劳的尝试,不明白它为何在哪儿,也不知道它的宿命如何,它让我想起蝶儿,那位曾在生命历程中写下浓重一笔的红颜知己,此刻她又在哪儿,激情还是平淡地老去呢?

闲言碎语:一地鸡毛

黄金时代的自信多多少少是基于年轻本身的魅力,随着年岁渐长,再加上一些挫折,有点像初到岭南的那段时光,自大的自卑。回头来看,正因为那段时间的蛰伏,积累了一定的文笔,现在似乎是类似的处境,至于是否会经历人生最重要的白银时代,没有什么信心。

走路的鱼:秋天来了

有人死去了,只要有人活着,那么所有人就活着。莫名的乐观主宰着这一段漫长的岁月,现在已到了油枯灯灭的境地。往事翻飞在脑海里,最后仿佛一坛酱菜,再也辨别不了原初的模样。在适当的时候饮食,适当的时候工作,适当的时候入睡,一个个熟悉的场景娴熟地切换,甚至意识不到其间的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