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殊途同归

美欧现在的局面是咎由自取,即使美国政府卫生专家没有到中国,他们也不可能不知道中国的现状有多么严重,然而在此基础上依然妄图试图对普通民众掩盖疫情,轻描淡写,至于现在的窘境,从这点来看,东西方的政客都是一丘之貉,私人利益优先。

思想河流:与邻为善

个人感觉,谁都会在生活碰到各种不如意的事情,不由自主地试图抱团取暖,不论站在那个位置,存在即有道理,没有人比其他人更为睿智。人生取决于各自的抉择,每个人又自己的选择,道不同不相与谋,但也不至于仇深似海,以至于背后点评,乃至人身攻击。

时事评论:谷歌十年

谷歌没有做错什么,它本来就是一家以挣钱为本的商业公司,从拉里和布林向华尔街资本鞠躬开始,不论创业的理想如何,都只剩下挣钱的责任。只是当初我们因为过于饥渴而误解,年少无知尚情有可原,如果现在还抱有什么幻想,只能说党国的洗脑教育太强大。

时事评论:普世价值

大约是那个时候普遍的心态,生活水准正在逐渐改善,同时言论钳制有放松的趋势,尤其是影帝的“普世价值”论出来后,似乎党国有逐渐放开舆论管制,借着经济发展的浪潮逐渐民主化的企图,当然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随后的金融危机,以及维尼熊在墨西哥的“三不论”出来,Google退出中国是一个象征,从此我们又恢复到89后的境况,并且自由度日趋恶化。

时事评论:全球化迷思

特朗普的上位就是某种象征,全球化浪潮下的孤立主义的“政治不正确”逐渐又回来了,因为中国逐渐放弃了韬光养晦的国策,凭借其多年高速增长的经济,站到了台前,虽然民众无法直接影响到高层决策,然而集权政权的稳定同样依赖于民众,某人的上位同样也是民心所向。

一九八三:两座村庄

十年前勾勒《谱系三部曲》的架构,《一九八三》,《青春追忆》和《在路上》,着眼点在当前。现在似乎更加开阔,毕竟人生已经过半,不过主题没有变更,那就是如何弥合真实与现实之间的裂痕。十年时间过去了,所能够执着的事情越来越少,因为人生的终点并不遥远,无法安放更多的可能,只能信奉人择原理,佯装选择的正当。

时事评论:一点遐想

问题的关键是维尼熊和他的马屁精智囊团的应对,处理非洲猪瘟极其失败,同时被川普各种挤兑,在国内经济日趋下滑之际不得不接受城下之盟,“稳定压倒一切”成了不可逾越的铁规,再就是党国传统的“把丧事办成喜事的传统”,消极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