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游戏人生

每个男人心底里都活着一个小男孩,大多数人隐藏很好,于是在这纷繁的尘世早早占据地盘,有些不知疲倦从生到死,追逐梦想,少数成功地占到了巅峰,更多则是翻过一些浪花,从此永寂。明白这个世界是平的,是否如愿以偿在于付出同等的代价。但是会想起一句话,用爱好去挑战人家吃饭的本事,有些不自量力。

淡泊致远:职场窘境

很久没有感受到幸福的光临,至于建立其上的快乐,也变得越发淡薄。现在唯一能够身心俱悦的事情莫过于蹲坑,一方面身体轻松下来,一方面这个过程中心灵也从压力中得到放风的机会。这不是一个笑话,什么时候会想到这种事会变成最大快感源泉?

走路的鱼:黑屋手记

令人困顿和痛苦的轮回在继续,一面展示社会人需要的机智,一面隐匿纯粹个人的愚钝,或许成熟对我而言,永远是陌生不可抵达的彼岸。这个世界真的存在自由意志吗?回首前生,每一次都是迫不得已地改变,似乎痛苦才是唯一的真谛,快乐往往意味这堕落。

闲言碎语:理想与现实

他们顺应民意,操控民意,实际上也在被潮流掌控,身不由己。然而还有人试图打破这种轮回,所谓完美领导人,大部分成为历史的笑柄,因为打开潘多拉匣子的时候,与希望同在的是神给与人的黑暗命运,最终他们成为自己曾经厌恶的人,循着历史上类似的足迹站到了背面。

淡泊致远:因果报应

那时可能他上面后台很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一旦后台倒掉,或者业绩不足以证明这种卑劣的手段有效,就是被做掉的下场。去年他塌台的风波导致整个常州厂原来他的嫡系集体被清洗的后果,而他也是为数不多被公开查账的离任厂长。据说如果不是不想让丑闻扩大,同时两岸司法没有互通的问题,可能进入刑事侦查阶段,真正损人不利己。

河岸笔录:风雨飘摇

某种程度上川普是逆潮流而动,长久的和平,以及汹涌的财富涌入带来的巨大的贫富差距,已经扭曲了西方价值观,尤其是美国立国所凭借的五月花号所带来移民的那种精神。欧美慢慢地开放软毒品的限制,有点类似罗马帝国为了安抚贫穷公民的竞技场,让他们在醉生梦死中忘记罗马赖以崛起的农夫精神。

河岸笔录:美国大选

这辈子经历过的选举,大概只有大学时代选校人大代表,没有竞选活动,辅导员负责把人集合到投票站,然后一人一张票,不知道候选人是什么来头,按辅导员的意思投到票箱里。回想起来,至少这辈子也算亲身经历过一次选举,除了辅导员教唆投那个票箱,相对公正,至少还有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