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风雨飘摇

某种程度上川普是逆潮流而动,长久的和平,以及汹涌的财富涌入带来的巨大的贫富差距,已经扭曲了西方价值观,尤其是美国立国所凭借的五月花号所带来移民的那种精神。欧美慢慢地开放软毒品的限制,有点类似罗马帝国为了安抚贫穷公民的竞技场,让他们在醉生梦死中忘记罗马赖以崛起的农夫精神。

河岸笔录:美国大选

这辈子经历过的选举,大概只有大学时代选校人大代表,没有竞选活动,辅导员负责把人集合到投票站,然后一人一张票,不知道候选人是什么来头,按辅导员的意思投到票箱里。回想起来,至少这辈子也算亲身经历过一次选举,除了辅导员教唆投那个票箱,相对公正,至少还有选项。

走路的鱼:人生之路

一直坚持分裂模式,把生活和追求分得很明显,然而到了中年,越来越力不从心。现在迫切的问题是要么做出取舍,要么就融合生活和追求,不过看起来后者很困难,虽然从大局上看,一切都是平的,但是多年的芥蒂难以拔除,因此随后必须面临艰难的抉择,需要足够的勇气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