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知天命,尽人事

人总要做一些事,所谓知天命,尽人事。

这些天心情稍稍开朗些许,工作上放下一些包袱,有时候想想如果当初不那么激进,或许就不会这么累。但如果一直轻轻松松,恐怕不会给自己一瓢凉水,也就在一场慢性自杀中继续煎熬。有时候需要一些快刀斩乱麻的魄力,从来都是那种优柔寡断的秉性,没有头破血流,恐怕都会将就下去,直到无以为继。当然现在也不是从泥沼中脱身而出,只是稍稍站起一点,可预期的未来依然晦暗。正如高更曾经说过,人到中年,无法同时维持两个梦想。或许对一些天才而言,这并不太困难。对我而言,一直分裂地生活,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记得黄金时代的末期的那段箴言:做一件事。很早就明白这种模式所需要的代价,只是没有决断,将错就错地走上这条歧途。

人生剩余的时间还有多少?不知道是离开故乡太久,还是精神衰颓的缘故,这半年来总是在脑海回味一些故乡的场景,其中很多已经随着时代的变迁,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绝唱。不论记忆多深刻,最终都会终结于一点,例如想起外婆的小屋的某个情景,对上纪年,例如那是1992年的夏天,不由自主地做了加减法:距离外婆去世只有十年时间,那时候会意识到能够和她共度的岁月已经很短吗?随着人逐渐长大,能够结交的朋友愈来愈少,失去的越来越多,尤其是我们这一辈人,走出乡村,在城市里打拼,在纷繁的人群中不停地变换落脚点,抱着一颗浪迹天涯的想法,更是难以交心。既然所有的相遇到只是为了离别,那么还需要竭尽全力地拥抱吗?

对于生性孤僻的我而言,更早地体味“人生而孤独”句话的真正含义。人从生出自我意识之后,就会开始划圈子,寻觅志同道合的朋友,然而有些人很早就明白有些东西是在人群中找不到的。他们有两种选择,泯灭自我,融入人群。以他们的敏感,在圈子里很容易如鱼得水,然而这种顺滑的关系需要对应的代价。太宰治在《人间失格》中详尽地描述这种处境,须知本性一时可以蒙蔽,长期压抑之下总有一天爆发,最后他选择自杀。还有一类人自始至终离群索居,艰难地跋涉,试图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至于结局如何?这是个平衡和平等的世界,得失相抵,他们聚焦于内心,在外人看来有些突兀,但能真正地体味更为原始的愉悦。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抉择,在殊途同归的终点,孰优孰劣,没有人能给出定论。

唯有真实是值得追逐的,不过这些年的经验,往往自以为抓住这条变色龙的尾巴,很快发现不过是踏入另外一重幻境。而且这个过程慢慢地成为一条咬住自己尾巴的贪吃蛇,慢慢地在无限循环中懈怠下来,失去最初的激情,有时候往前一步,不过是偶尔本能上需要证明生命还有继续的必要。卡夫卡在《饥饿艺术家》一文最后写道,其实我并不想做这样一种行为艺术,不过是实在找不到喜爱的食物。一次次梦碎之后,挫败感慢慢如死水一样围裹,回顾前生,人生仿佛是从一个坑里艰难爬出,然后迫不及待地投身另外一个,这样的挣扎究竟有什么意义?立身此时此刻此地,想想如果不是那些平时深恶痛绝的本能,恐怕一分一秒也不愿意停留,径直沉没。

To live, it means to be sick of a long time.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走路的鱼:知天命,尽人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