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自绝于人民

自绝于人民,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前段时间提到墙内最不屑的两款社交平台,豆瓣和知乎,这几天随着特朗普禁言事件发酵,墙外两款最不屑的软件也出炉了,就是Twitter和Facebook。对于微博之流,从没喜欢过,也就无所谓感受了。常理而言一般人是不会对狗生气的,不论狗吃不吃屎。社交平台也是这个理,玩过微博,很快封号,明白这是鹰犬也就释然,大不了不玩。但对于某些狗样人模的家伙,一时认不清,突然脱掉伪装露出狰狞的模样,那种被蒙骗跟着吃屎多年的感觉,实在恶心。想起当年对Google数字独裁的评论,现在社交平台就是这个趋势。尤其看到Parler因为涌入大量特朗普被禁言后的粉丝,相继被Android、Apple移出应用商店,Amazon釜底抽薪停止云服务,不得不停服,预言慢慢成为现实。符合其口味的言论自由,是社交平台的终极追求。

退出Twitter和Facebook,对于后者,虽然在Chrome的书签里,没什么存在感,很少点开。Twitter倒是每天浏览,也很少说话。离开这两个圈子,晚上回家坐在电脑前,有点不适应,本来拉上一大半的窗帘,现在只剩下博客这样一条缝。这也算得上是自绝于人民,这种事正经而言,算是第一次。虽然离开了不少社交平台,大部分都是被迫出走,即使主动离开的,也很少刻意留帖,毕竟每一个曾经呆过的地方多少有些感情,心底留存回来的可能。Twitter上的朋友几乎全部是当年Google+认识的好基友,一起度过了自由平台的黄金时代,然而随着年岁渐增,大家都变了很多,曾经众人抱柴火焰高的景象早已不见,更多是礼貌性的漠然。

昨天晚上大部分时间在整理博客架构,今天早上继续写作业,无奈对Wordpress的网站架构不熟,折腾了这么久,甚至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效果。硕果仅存的博客是唯一能够自主的地方(当然作为托管网站,一方面还是基于其服务器,再就是托管方规则),在可预见的未来是我要用心经营的网络平台。每次似乎都有点先知先觉,例如前些天还把博客网站运营当作今年一向年度决心,回头来看,正好是美国国会事件当天。并不是所谓川粉,但是当Twitter以及所有大科技公司封禁他的时候,深深的恶心感。如果所谓的自由言论必须要符合其口味,那么这种自由和党国的有什么差别?这些年因为墙内的言论审核而转往墙外,没想到会遭遇这样一个冷笑话。

整晚在看电影视频消磨时间,以前吃完晚饭后休息一会儿,然后浏览Twitter,如果看到一些有趣的消息,琢磨一会儿,甚至有心情的时候用博客文章这种形式长篇大论发挥。退出Twitter后,有些茫然,坐在电脑前浏览163新闻,遥想十多年前北网易,南周末,两个墙内为数不多的自由主义者聚集地,这两个媒体都是屡遭整顿,网易新闻现在也是各种歌功颂德,当然还留存一点底线,甚至不时玩点反讽。不过这种小玩意对我除了稍稍安慰外没什么意义,毕竟它已经不能当作一个新闻网站,当然墙内很早之前就没什么正经的新闻,现在更是稀缺。浏览会儿所谓新闻,感觉还是先龟缩在电影视频里,暂时熬过这几天的社交脱瘾期,再做打算。

树挪死,人挪活,某种程度上的自慰。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河岸笔录:自绝于人民

  1. 我對 wordpress 也是搞不懂~ 雖然用了這麼多年… 保存基本的功能,頁面易讀,就好。

    說到對狗生氣,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看到有人罵著他的狗兒呢! 狗兒倒是不在意,無視於主人的吼叫,它只管我行我素。 所以人氣死了,狗兒依然。 何苦~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