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山海之中

远处的海平线似乎风平浪静,靠近滩涂后一线波浪汹涌而上,一点点衰弱,最后退去。回想年轻的时候,正如这波波海浪,不干平庸,总试图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然而傲气慢慢消磨,其实也没遇到什么重大的挫折,这些涌上沙滩的海浪慢慢卸力,最终归于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