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三亚之旅

身体和心灵,总要有一个在路上。

疫情的缘故,或者哀莫大于心死,青海湖环湖骑行之后,消停一年多。十月份在策划出行的时候,列上三亚的行程,然而并不确认是否还有在路上的激情。随后似乎把这档子事忘记了,直到两周前订酒店和机票,可是除了往返和住宿,没有任何活动安排,出发前几天稍稍在网上搜索攻略,满屏的广告,顿时没了想法,到了再说。

年轻的时候上路,大多数是一个人,还记得大学暑假去青海湖,兰州火车站或者青海湖畔的小旅馆,都是多人间,每次都有点担心睡着了被人卖到黑煤矿。还算运气好,一路下来都没碰到小报上渲染的杀人劫财的故事。后来独行大多预定青年旅舍,也是多人间,都是年轻人,大部分也是单身上路,很快打的火热,结伙游览有个伴。

前些天闲聊休假,有同事有意愿,然而听说时间一周,出行和住宿费用不菲,立马打退堂鼓。其实他坐拥城区两套房,两口子一个在华为,一个在西门子,收入不错。但是对他而言,房贷是压力,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度假费用算不上什么,但只是为了度假,有点挥霍嫌疑,这大概是房奴的普遍心理,正如前几年自己也是这般。

这段时间浑浑噩噩,没怎么上心,然而早上起床,迅速进入状态,平时一直赖床不愿上幼儿园的女儿也早早起来。收拾妥当到机场,女儿在登机口旁的滑滑梯玩的不亦说乎,我站在航站楼前,眺望雾霾下的跑道,身上顿时恢复些许当年在路上的激情。平素蜷缩,谨小慎微的日常,大概只有远方能够稍稍打开一扇窗,收获有些意外。

临行前背包放了叔本华的《孤独通行证》,登机后耳畔是班得瑞的音乐,读着膝上的书,不由想起从青海湖回来后的秋天,从那时热切地喜欢这个孤僻的家伙。萨特开启了哲学之门,然后狂热地爱上尼采,几乎彻读他的作品,然而在图书馆翻开叔本华,立马明白诗人哲学家只是执念,那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才是这辈子需要翻越的坎。

扉页上印着:我们在热闹中失去的,必将在孤独中重新拥有。这些年慢慢地失去阅读哲学的兴趣,在纷繁的尘世中迷失,不知所谓。最近生活与工作的双重挫败,不得不反思究竟余生应该是什么模样,策划了这次“破窗之旅”。暂时还不清楚是否如愿以偿,但是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自己,只要在路上,总会有些新鲜事,新鲜的想法…

在路上,一切鲜活如初,不是因为世事变迁,只是换了一个旁观的视角。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在路上:三亚之旅

  1. 試著接受自己與生俱來的孤獨感吧~ 一生當中自己帶來的,帶著它,肯定有特別的意義。 把它留給自己,那是你的寶藏。
    這趟旅程好嗎? 新的地點、新的景觀、新的視野,帶來新的出發。 踏上這個轉類點,盡情探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