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三亚之旅

临行前背包放了叔本华的《孤独通行证》,登机后耳畔是班得瑞的音乐,读着膝上的书,不由想起从青海湖回来后的秋天,从那时热切地喜欢这个孤僻的家伙。萨特开启了哲学之门,然后狂热地爱上尼采,几乎彻读他的作品,然而在图书馆翻开叔本华,立马明白诗人哲学家只是幻想,那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才是这辈子需要翻越的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