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黑屋手记

所谓命运,是命中注定的意思吗?

这条愈加坚硬的路上,很难印上足迹,是记忆偏差,还是脑容量有限,总而言之,有点行尸走肉的味道。想起曾经一个朋友的在个性宣言:我要的幸福很简单,我爱的人都要快乐。幸福是什么?曾经不时感觉叩响心门的声音,然而曾几何时失去了这种体验?对我而言幸福从来就不是合家欢乐,而是偏向个人的感受,例如从凌乱的思绪中抽出诗行,或者在远方陷入沉思。自从开始定居生活后,这么多年过来,鲜少有发自肺腑的愉悦感,现在更是稀缺。某种意义而言,或许是走在一条错误的路上,或许需要更多的煎熬,毕竟对人而言,幸福的价值往往不是公允的,更多是今昔对比带来的冲击感,从这个角度而言,幸福本身是不稳定化合物,可遇不可求。

每一步都是决策的结果,只是忘记了其实本能也是源于生活,回首来看,咎由自取这个词其实意味这选择的存在,只是当初是否深思熟虑,还是被蛊惑走上这样一条路?更相信前者,即使当前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内心里有顽固的执念,外在背景不停更迭,如何处理这种适配的冲突呢?这一年来,或者说从意识到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旅途开始就不停地思索,答案是什么?除了原则性的方向,不会有任何细枝末节。人生在世一直试图明白活着的意义,不过是一场坐在凳子上搬起凳子的徒劳,答案只有经历过一生起伏才会完整。只是那时候答案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正如驴子前面挂着的胡萝卜,并不是永远得不到的才是最重要的,而是活着并不是仅凭本能就能驱动的。

令人困顿和痛苦的轮回在继续,一面展示社会人需要的机智,一面隐匿纯粹个人的愚钝,或许成熟对我而言,永远是陌生不可抵达的彼岸。这个世界真的存在自由意志吗?回首前生,每一次都是迫不得已地改变,似乎痛苦才是唯一的真谛,快乐往往意味这堕落。这一年来每个周末都是同样不计后果的熬夜,似乎那个压抑的自我才是真实的,它始终顽固地试图探出头来,嘲笑另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又到了年终总结的时候,正如日记一样,一直坚信这些记录能让我更清晰地看清来路,从而决定去路。然而这些回顾真的有用吗?如果按照字面上的意思,我是知错犯错,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同样的错误。当然我明白在这个十字路口,不论是否有一个确切的抉择,时间这个印戳其实就包含所中意的选项,安于现状。

仿佛身处在一个黑屋子里,躲避任何灵魂诘问的窗口,纯粹的自娱自乐中挥霍时间。两周前自以为稍稍积蓄了一点勇气,可以面对这种炙烤,然而很快地打脸,随着年岁渐长,那些抉择往往并没有第二选项,只是最契合本能的结果。不知道家人眼里我是什么模样,每个周末都会熬到夜深,直到困得睁不开眼睛才会上床,甚至那时候还会躲在被窝里继续塞进一些没有养分的东西,仿佛提防恶魔。明白这种生活才是恶魔本身,即使在日记里不吝于承认,但是实际上本能做掌控的思维却是认可这种放纵,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稍泄放那些在伪饰的日常中积蓄的压力。这种判断是对是错?人生不会有岔路,没有基准,无从对比两者优劣,因此永远不会清楚。

存在的正当性,或许本来就不适用对与错的逻辑游戏。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