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致远:因果报应

只想说一句:苍天有眼,没有放过谁。

从前一家公司离职,有点慌不择路的感觉,虽然很顺利地找到平稳过渡的工作,始终有点屈辱,毕竟是扫地出门。当时新厂长上任不到一年,开始清除旧势力,不是搞政治的人,机缘巧合坐在一个比较关键的位置,从来没有拉帮结派的想法,不过作为典型还是成为职场明枪暗箭的牺牲品。尤其新厂长逐渐巩固势力,明目张胆地从外部门空降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人来做我上司,立马开始准备找工作,并且一个月之内提交离职申请。还记得临走前那段时间刻意针对,内部稽核没什么事,厂长嫡系做假报告的丑闻也压住不提,倒是把我部门的鸡毛蒜皮小事拎出来批斗。当时已经在和新公司谈薪资,有点想在会议上硬顶,但是想想女儿刚出生,强压住一口气。

今天下午突然接到前同事的电话,几年过去了,一直没什么联系,同时关掉了微信朋友圈,直到电话里才知道那任厂长已经因为种种经济问题一年前被调回台北,他那批嫡系也被一轮经济审查,然后辞退,当初被调过来做我上级的最近也灰溜溜地离职。现在的厂长是当初算关系比较融洽的工程部经理,被打压的那群前同事也算煎熬过来,扬眉吐气。台资厂在大陆有没有前途不清楚,反正原来同一个工业区,给苹果代工充电器的工厂已经关停,广州厂据说也关停。投资重点转向越南和印度,现在上游系统厂也在快马加鞭转移,例如苹果在印度的手机工厂,三星在越南的大手笔投资。尤其现在两岸关系紧张的局面下,大陆已经不是当初资本热烈拥抱的热土,留下来可能随时成为人质。

离开前公司的时候,在日记里预言这任厂长走不远,果然不到三年时间,极不体面地倒台。小事见真章,从上位开始,各种卑劣的手段拉拢一批人,非常露骨地全方位打击异己就可以看出,他想用这种方式宣告“胡汉山回来了”,出当初那口恶气。十多年前常州厂创建伊始,他作为主力过来支援,本想留下做厂长,因为资历或者其它原因,被挤回长安,他带过来的那批骨干失去了和吴江厂移转过来的那派一争高下的基础,不得不隐忍。其间经历两任厂长,都是吴江系的,其中第二任厂长比较看重我。虽然也算是从长安转调过来的中层,一贯不习惯职场政治,做事不对人,那几年算是职场的黄金时期,入职四年三次调整,做到一个关键部门的主管。然而随后止住脚步,四年原地踏步,虽然厂长给了不少机会,甚至调走顶头上司,空出位置,只能说自己的性格不适合职场政治。

不清楚他倒台的具体原因,大概率也是上层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唯一能说的就是咎由自取。职场这么多年,没有见过这种明目张胆的不择手段,完全不留后路的玩法。当初他试图迫使已经安家定居的工程部经理转调广东,种种阻力之下,未能如愿以偿,一计不成,强行把他从工程部转调到品保部,挤走了退下来做品保部处长的前任厂长,自以为一箭双雕,但是这种令人目瞪口呆的做法结怨太深,那时可能他上面后台很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一旦后台倒掉,或者业绩不足以证明这种卑劣的手段有效,就是被做掉的下场。去年塌台的风波导致整个常州厂原来他的嫡系集体被清洗的后果,而他也是为数不多被公开查账的离任厂长。据说如果不是不想让丑闻扩大,同时两岸司法没有互通的问题,可能进入刑事侦查阶段,真正损人不利己。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淡泊致远:因果报应

  1. 職場上的變化就像政治利益一樣,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上台不必太高興,也不要做壞事,報應如影隨形的啊~
    我確實相信,不是不報,一切皆有果報的… 二元對立的世界,因果就是最明顯的結果。 只是人們太急切,以為看不到或是沒有因果。
    然而,如果有機會能夠出離這個二元對立的觀念,………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