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风雨飘摇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早上看到一条消息,日人民报点名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扣上恶贯满盈的帽子,其中一条“罪证”是其在疫情期间禁止台湾出口口罩。这就是所谓的大国撅起,如此丑陋的面相,相较于红色苏联更为恶心。这条消息满满文革气息扑面而来,据说包子已经比肩腊肉,自诩党国的舵手。自从文革结束后,往后的几任党魁都比较隐晦,在位的时候会搞搞思想,代表,下台后归于寂静。前两年包子已经修改党章,取消连任限制,自毛时代之后,第一个无限连任的党魁呼之欲出,现在这种恐吓台湾的行径,不知道是不是为加冕的做准备,正如希特勒的上台,迫不及待地入侵波兰,就是为了向民众证明自身权力正当性。到目前为止,包子还没什么值得一提的政绩,或许台湾就是他试图逾越的坎,不论结果如何,都是一场灾难。

党国大外宣的作用,以及西方媒体的沉沦,这几年没怎么关注政治消息。大外宣早已不满足于自言自语,而是疯狂地向外收买言论平台,然后出口转内销。西方媒体屈从于金元攻势,热衷于政治正确性,民主慢慢地变成民粹,BLM就是一个典型,这也许是川普下台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国的衰落是罗马式的,处于鼎盛时期的罗马,自外涌入的财富让罗马公民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为了安抚这批公民权的贫民,帝国花了不少心思让他们在免费娱乐中消磨斗志,同时这也让罗马曾经无敌的军团土崩瓦解,不得不依靠野蛮人防守边界。美国互联网公司从全球收割的财富让普通美国人习惯于同样安逸的模式。川普的失败在于他秉持的理念正如老卡图那样的罗马农夫,已经无法驾驭这个时代习惯了廉价中国商品的底层民众,以互联网为代表的高科技公司更乐意收割开放的世界涌入的人才与财富。

某种程度上川普是逆潮流而动,长久的和平,以及汹涌的财富涌入带来的巨大的贫富差距,已经扭曲了西方价值观,尤其是美国立国所凭借的五月花号所带来移民的那种精神。欧美慢慢地开放软毒品的限制,有点类似罗马帝国为了安抚贫穷公民的竞技场,让他们在醉生梦死中忘记罗马赖以崛起的农夫精神。再往前看,雅典帝国也是如此沦落,以民粹的投票方式判决苏格拉底死刑。大趋势下,一方面是大科技公司闷声发财,一方面是平民岁月静好,川普的举措惊醒他们的美梦,遭到自下而上的反对,唯有自食其力的中产阶层还在坚持,但在历史大潮中,他们已经越来越微弱,并且终将被潮流吞噬。

雅典与斯巴达的三十年战争,似乎即将重演。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