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时光深处

翻看那些记忆,看到是一个陌生而熟悉的自己。

相较于那时的绝望而言,现在的挣扎似乎更加无力,一如既往的忧郁,不同的是那时还有陌生的蛊惑。这段时间打算整理博客,迁移过不少话语平台,这大概是最后一个。人是群居动物,不可避免地试图利用一些媒介,不论是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还是基于情欲的驱使寻觅伴侣,总而言之都是避开孤独的侵蚀。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似乎永远也爬不出那个怪圈,一茬一茬时间之后,并没有学会如何在这个世界快乐地活下去,而是一点点地僵化,最后成为自己曾经厌恶的角色。今晚翻阅的是黄金时代之前那段时间的博客,其实就是日记中稍稍成文的部分,母亲和奶奶的离世,那时候的悲痛似乎早已在身上不见踪影,但是确凿无疑的是所有的过往都是当前的一部分。

转眼十余年过去了,回首故乡,记忆中依然清晰的只有寥寥几个人,其中一个是老家邻居的一个傻姐姐,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深刻地想到她,甚至几年前偶尔听到她出世的消息,还颇为震惊。那时候我家已经搬进前面,原来的旧房子让给叔叔,因为奶奶也住在隔壁,刚上小学的我经常帮忙送点东西的时候会在那儿玩耍,傻姐姐大概二十来岁,和父母以及结婚的哥嫂住在一起,她家后院种着一株桃树,挨着叔叔家的厨房,桃子成熟的时候,几个堂姐和我觊觎美味,趁着大人下地忙农活的时候,偷偷地爬上屋顶试图摸几个桃子,往往遭遇傻姐姐滴水不漏的看守和大声呵斥,她父母知道这件事后,摘了几个桃子送给我们解馋,忘不掉是她那双似乎永远解不开愁绪的眼神。

前几天去杏花村,里面有一些娱乐项目,其中一项是骑骆驼,午睡醒后在园里闲逛,路过的时候,一对父子骑完回来,工作人员随手把骆驼栓在木栏上,骆驼蹲下开始反刍,突然看着它的眼神,说不出什么感觉,又想起那个傻姐姐,流露的是悲伤,还是怜悯,远离草原,沙漠的骆驼,此生或许永远回不到熟悉的地方,在这里圈养在狭小的场地里,有客人的时候,绕着熟悉的路走一圈,然后回来静静地躺下,没有忘记反刍的本能,然而不会有什么真正的用处,这儿有适量的草料,饮水,时间一天天地流逝,直到老去。这个世界我们能看到的往往只是自己的影子,或许是它的处境让我想起自己,平日一副忙碌的样子,似乎肩负无尽的职责,然而内心真的渴求什么?半生过去,还是一无所知,只是某种本能不时提醒自己,这并不是应该拥抱的人生。

回过头看时光深处的那些文字,不知道是那时过于做作,还是内心真正的想法现在已经无从得知,已经很难在字句的迷宫中找到真实。人总是不由自主地试图隐藏自己,这或许是远古以来躲避天敌的本能。看着那些呓语般的诗行,或许曾经接近过真实的灵魂,只是刻意打磨后,那面本应该看清自己的镜子已成为一块毛玻璃,看不清本来的模样。越来越依仗他人的态度来修正定位,习惯了投人所好,然而这种行径除了维持物质的需求,就是泯灭本来已经淡漠的梦想。那些梦想的遗迹有多少是出于本性,还有多少不过是拙劣的模仿,早已分辨不出。只是变得越来越淡漠的时候,那种如鲠在喉的感觉让人明白,活着是一场漫长的折磨。

掀开记忆的面纱,其中永远不会有真正渴望的桂冠。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闲言碎语:时光深处

  1. 聽你娓娓道來,好像確實證實了當時的悲痛是可以消失不見蹤影… 這給我許多安慰。 就像是只要我度過了這段時間,悲傷就可以消失了,我也可以度過自己了。
    謝謝。 有個人幫助我證明這個情緒的流轉以致終究消失,雖然早已瞭知世事本來如此,這份再度聲明仍是治療的開端。 謝謝。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