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人在囧途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或许在最想不到的那天。

不论生活在那里,从来没有安定感,或许是一种流浪情结,写入基因的那种,家是一个冰凉的词汇,能和镣铐划上等号。幼年时父亲经常在外出差跑业务,随后伯父的工厂倒闭,在外闯荡了十年的中年人不得不重拾农耕的养家方式,脾气十分暴躁,喜欢喝点廉价的勾兑白酒,酒后不时怨天尤人,家里不时爆发冲突。当初母亲一个人留守在家,除了工作外,还要照顾三个孩子,大伯的工厂关闭后,留下了不少在外的业务点,意味稳定的客源,父亲本想继续奔波在外,但是架不住母亲的哀求,最后回家务农,把最挣钱的业务点让给了一个表哥,然而那十年的经历养成心高气傲的毛病,和街坊邻居关系处的并不好,同时也在生疏多年的农活上不时闹出一些笑话。

人都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在那种环境中长大,最大的愿望是快点离开。上大学离开故乡之后,前一两年甚至没有回家过春节,直到母亲去世之后。她劳苦一辈子,据说年轻的时候很有性格,然后在文革结束的时候嫁给了地主崽子身份的父亲,童年的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坚强的一面,家里三个孩子,父亲常年奔波在外,有时候有点事情,想请奶奶帮忙照顾一下,然而似乎谈不拢,随后爆发一场激烈的冲突。现在还记得某个春节假期,门前禾场一群人在围观那场婆媳之间的骂战。不知道其间的因缘,总而言之,母亲的离世也是性格使然,至于是因为虔心向佛,还是只是家贫的缘故,在我还没有意识到身上的责任之时,匆匆地走了。

辗转几个城市,大学生活过的武汉,随后深圳工作近四年时间,短暂停留的东莞,结婚生子的常州,现在暂居南京。昨天去4S店看车的路上,Rita又提起了买房的想法,我说不知道那天就会离开,到时候又得麻烦一次。还没有完全放弃移民的想法,虽然这一年多时间里也没有朝这个方向努力。很多愿望就这样不死不活地萦绕脑海,唯一的念头就是坚持,似乎这样会有死灰复燃的哪一天,当然绝大多数都会被彻底遗忘,只是在某天重温日记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些曾经执念的梦想。忘性越来越大,或者说生活越来越虚无,波澜不惊地消磨掉一天,一周,一月,然后是一年又一年,仿佛机器人,只是慢慢呈现的衰老迹象提醒自己,这是一场有始有终的游戏。

人生已经没有试错的冗余,只有一错再错的现实。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闲言碎语:人在囧途

  1. 人生也許是一段不斷犯錯的過程。
    我也是,因著靈魂的呼喚,年少的時候離開家鄉… 現在回到故鄉,感覺上跟當初離開的心境一樣,都得重新適應。 此時說著,倒不覺得跟人生與犯錯的過程有任何關聯了~ ^^
    都只是一連串的選擇,與無從選擇。

    Liked by 1 person

    1. 或许有些人就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不论怎样的环境都不能安身,总有一颗躁动的心灵,或许沉睡良久,但是总是不停地提醒自己,奔赴新的道路。即使人到中年,没有太多的试错空间,然而还是渴望着出发,遭遇新的选项。这或许和过往经历相关,或许就是本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抉择,是非对错只在当前,希望回眸此生的时候不后悔。
      人生不后悔过往的故事,只懊恼不曾奢望的未来。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