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初冬漫步

稍稍有些迟钝,无疑,人正在苏醒过来。

昨晚睡得稍稍有些迟,今天打算去图书馆换书,之前借的托尔金的魔戒系列,国庆长假两三天就读完了,随后也一直没想借换书的机会出去走走。昨天一家人出去野餐,早上问女儿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逛逛,小家伙看来已经忘记昨天和爸爸一起很开心的片段,又开始保持距离。吃完早餐后出门乘地铁,乘客很多,突然想起1号线河定桥站是区间车的起点站,下来等了区间车,空空荡荡的车厢舒适很多。立冬已过,气温不低,南京主城区最大的特点是魁梧的梧桐树遮天蔽日,到了冬天,看着落叶在暖阳下一片片飘下,恍然隔世,上一次如此发呆是什么时候?时间过去了很久,在纷繁的日子里除了自怨自艾,恐怕无暇旁观身外的点滴。

疫情的原因,或者其它,图书馆的人不多,匆匆还书,还没想过今天想借什么书。欧美文学书架边转了很久,拿了一本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去年读过爱尔兰文学史,重点介绍过乔伊斯,这本书十几年前读过,但是纯粹当小说。那时候阅读比较囫囵吞枣,深圳图书馆每三周可以借十本书,意味着去一趟图书馆会撸一大摞回来走马观花地翻阅。有点犹豫这次要不要就带这一本回去,看着窗外暖阳,暂时做不出决定,抽了一本轻松点的魔兽世界背景小说《伊利丹》,选了靠窗的一张椅子,坐下来先读会儿,这本书讲的是恶魔猎手伊利丹进本之前的经历,从魔兽争霸出来成为铁粉,十七年过去了,没玩过《魔兽世界》这款游戏,不妨碍喜欢那个魔幻世界。

粗略翻完那本书,看看外面齐窗的梧桐慢慢地褪掉落叶,感觉还是外面走走更适宜,回到书架转了一圈,选了四本书,借书的时候发现有两本始终扫描不上,去前台问过,才了解到某一类书,一次只能借阅两本。感觉现在的心情没法阅读《尤利西斯》,最后选了《白银时代诗选》和叔本华的《孤独通行证》。出门点一支烟,也不知道去向何方,只是想不负这样冬日暖阳。往西是新街口闹市区,逛过很多次,往东是流经城区的内秦淮河,在总统府前熙攘的人群中停留片刻,脑袋里涌动搭乘旅游巴士的念头,不过很快摁灭。走过六朝博物馆,马路收窄,想起两个月前去北京,夜游天安门和周边老城区的场景,南京的气场确实弱很多,当年民国首都核心区地带居然如此逼仄。回顾定都南京的朝代,无一例外地短命,大概早已注定。

转过梅园新村,因为当年国共谈判,成为历史的遗迹,成为城区不多保留至今的成片民国时代建筑,没兴趣进去。路过瞻园,一大群游客在那里拍照,再往后街上行人不多,甚至可以人迹罕见形容,如果不是阳光正好,家家户户在晒被子,还以为置身空城。内秦淮河畔有步道,同样也是空无一人。这一段前几年有一次从江北徒步到居住的百家湖走过,依稀还能想起那时候的情景。到了中山东路,看着马路上车水马龙,和桥下的休闲步道简直两个世界。沿着步道漫步到夫子庙景区,然后穿过夫子庙附近的老城区小巷,感觉有些累,不想乘地铁,随意上了一辆开往江宁的公交车,在后座打开刚从图书馆借阅的诗集,看着窗外的城市,在冬日的暖阳下格外娴静,偶尔瞟一眼诗行,不知不觉到了终点站。

在路上,更能敏锐地触摸时间的涟漪。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走路的鱼:初冬漫步

  1. 有心情,才会出来独自走一段路,不然就是呆在家里挥霍一个个或晴朗,或阴晦的周末,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你的成都之行策划得怎么样了?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