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温水煮青蛙

以后回顾这个时期的时候,会不会懊恼,没有把握挣脱命运之轮的机会,径直走向衰老?这一年来情绪低落,直到深秋才稍稍明亮些许,回顾这段时日的沉沦,有些莫名为何沉睡如此之久?仔细想想理所当然,这是个平衡和平等的世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永远是一面明镜。

河岸笔录:美国大选

这辈子经历过的选举,大概只有大学时代选校人大代表,没有竞选活动,辅导员负责把人集合到投票站,然后一人一张票,不知道候选人是什么来头,按辅导员的意思投到票箱里。回想起来,至少这辈子也算亲身经历过一次选举,除了辅导员教唆投那个票箱,相对公正,至少还有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