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漫步河畔

生与死之间,究竟有什么差别呢?

吃完晚饭后出去散步,一年多以来的第一次,其它时候都是窝在沙发上看视频,或者在房间里刷推特。过腻了这种毫无波澜的日子,于是扔一块石头在水塘里,然而不论怎么折腾,死寂的心房似乎不会有任何涟漪。近半年没有写诗,词句也在脑海里淤塞,平淡的日子就这样堆叠,日记有点无病呻吟的感觉。走在路上想到那个问题,生与死,如果此刻发生什么意外,坦然面对,还是本能地惊慌失措?

还是那条说不上熟悉,也不陌生的河流,在河畔踱步,稀疏的行人在昏暗的灯光下你来我往,一群水鸟栖息在跨河的电缆上,从黄昏或者更早就仁立在那儿,等待下一个黎明。水位下降了很多,河边大块的芦苇在夜色中摇曳,不远处的城市的喧嚣掩盖了它们的窃窃私语,趴在石栏上,看着河对岸灯火辉煌的写字楼,抬头转向天空,月亮还没有升起来,东南和西南各有一颗亮星,渐凉的秋夜里目击尘世的悲欢离合。

有什么能够蛊惑我呢?美貌或者金钱,似乎没有任何诱惑。又有什么资本来欺骗他人呢?人已早衰,心若死水,没有什么耐心开启新的故事。想起那些匆匆路过的身影,一点点地在脑海沉没,然而并没有完全消散,因为不会有新的角色替代。想起那年的抉择,明白如果错过眼前的人,这辈子就只剩下流浪一条路,那时候已经累了,相较于远方的路途而言,定居是一个不算太苛刻的选项。

一路走到今天,有些惶惑当年的选择,正如此刻琢磨生与死之间的差别,如果人生就这样平白无故,毫无希望地挥霍,还不若如流星一样划过天空,痛并快乐地消逝。很久没有体味到幸福的味道,如果不能写下一行诗,生命如一艘逐渐解体的纸船,岁月的印记逐渐褪色,只是此刻还活着,还有那么一丝本能,不会再眷恋什么,然而也不会飘得太远。想想现在的日子,大把的闲暇,然而没有方向,随波逐流中挥霍掉仅存的活力,不知道回首是否后悔,因为没有希望。

冬天正在临近,凉意沁入皮肤,在第一场雪降之前,都会有一种错觉,似乎凛冬永远在别处。正如活着的时候,死亡也在别处,这是怎样的一种乐观?随着生命的流逝,慢慢靠近人群,逐渐丧失自我的感官,每天那些咀嚼无数遍的话语早已失去任何意义,只是为了体现自己还算一个人。永劫轮回,想起热爱尼采的那个年岁,不能说有多少独立思考能力,至少会被那些凌厉的气息所吸引,试图建立自己的体系,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得到想要的,失去了不愿放弃的,踉跄地走到现在,转眼成空的人生。

平凡是唯一的道路,到现在没有放弃当初的梦想,只是没有勇气再进一步。唯一的作为是形式上的坚持,每天按时睡觉起床,不乱扔垃圾,和蔼待人。潮起潮落是如此迅捷,没有醒悟过来的时候,属于自己的时代已经早已烟消云散。试图有一些改变,例如今晚出去散步,或者随后开始晨练,从细微处一点点地改变,不论结局是不是继续碰壁,需要凝聚早已涣散的意志,即使只是一些让自己万劫不复的蠢行,也好过这种风平浪静的日子,早已厌倦了这种碌碌无为,希望在人生路上留下一些痕迹。

设身处地,才能体会悲剧的真正含义。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走路的鱼:漫步河畔

  1. 还有那么一点希望,只是很容易就淹没在平淡的生活中,正如溺水的人,挣扎着抓住一根稻草,试图呼吸一口空气,然而涌进来的水。
    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这个问题甚至不敢去想,害怕打破身处的幻境,然而又很清楚,即使可以欺瞒自己到老,回首一片空白,又该是如何地痛心疾首?
    只能弱弱地一句,希望还有希望。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