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三:铁栅门

梦想不够蛊惑,还是障碍太多?不到十岁的孩子很轻易地逾越那么高的铁栅门,现在横亘面前的栅栏又有多高呢?更可能是背负太多,不愿意在众人面前丢丑,例如当年在铁栅门上不小心被顶端的铁齿撕破衣衫,毫不在意一身褴褛,只是热切地追逐眼前的快乐。

河岸笔录:风雨飘摇

某种程度上川普是逆潮流而动,长久的和平,以及汹涌的财富涌入带来的巨大的贫富差距,已经扭曲了西方价值观,尤其是美国立国所凭借的五月花号所带来移民的那种精神。欧美慢慢地开放软毒品的限制,有点类似罗马帝国为了安抚贫穷公民的竞技场,让他们在醉生梦死中忘记罗马赖以崛起的农夫精神。

淡泊致远 :十字路口

面朝的这个世界是自己的另一半,或者说是一面镜子,我们试图看到真实的模样。其实那个模样一直都在那里,只是不愿意承认,然后终有一天会恍然大悟,当初拒绝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这一年来就不停地拒绝和自己和解,在泥沼中与愈陷愈深,直到站在这个不得不做出决断的十字路口。

闲言碎语:时光深处

回过头看时光深处的那些文字,不知道是那时过于做作,还是内心真正的想法现在已经无从得知,已经很难在字句的迷宫中找到真实。人总是不由自主地试图隐藏自己,这或许是远古以来躲避天敌的本能。看着那些呓语般的诗行,或许曾经接近过真实的灵魂,只是刻意打磨后,那面本应该看清自己的镜子已成为一块毛玻璃,看不清本来的模样。

闲言碎语:人在囧途

很多愿望就这样不死不活地萦绕脑海,唯一的念头就是坚持,似乎这样会有死灰复燃的哪一天,当然绝大多数都会被彻底遗忘,只是在某天重温日记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些曾经执念的梦想。忘性越来越大,或者说生活越来越虚无,波澜不惊地消磨掉一天,一周,一月,然后是一年又一年,仿佛机器人,只是慢慢呈现的衰老迹象提醒自己,这是一场有始有终的游戏。

桃之夭夭:杏花村烧烤

没做什么功课,除了知道杏花村这样一个颇有诗意的地名,以及位于秣陵南部,离家不算太远。昨天姐姐问要不要做些准备,也没什么回应。想起古希腊神话里那个诅咒故事,什么时候对世事变得如此漠然?似乎提不起兴趣,稍稍能够表示关心的大概只有女儿,越来越贫乏的日常,比躯壳更快衰老的是那颗曾经躁动不安的灵魂。

闲言碎语:网络广告

大约是年龄渐长的缘故,慢慢地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利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所谓的免费往往意味着其它的代价。国内最明显的是各大网购巨头,诸如天猫,京东等每天都推送各种福利,最夸张的是拼多多,动不动微信就收到好友的链接,不厌其烦。

闲言碎语:博客Tag

自从在G+用过tag,后来习惯性不论Twitter,Facebook,还是现在的博客,每篇内容习惯性地加一个Tag分类,方便后续检索。有些Tag是从G+继承下来,已有近十年的历史。例如#每天一首诗,#闲言碎语,#逐风同行。有些则是全新,例如#桃之夭夭,感觉后面不论愿意,还是不愿意,女儿都会成为余生的重头戏。

走路的鱼:初冬漫步

感觉现在的心情没法阅读《尤利西斯》,最后选了《白银时代诗选》和叔本华的《孤独通行证》。出门点一支烟,也不知道去向何方,只是想不负这样冬日暖阳。往西是新街口闹市区,之前逛过很多次,往东是流经城区的内秦淮河,在总统府前熙攘的人群中停留片刻,脑袋里涌动搭乘旅游巴士的念头,不过很快摁灭。

桃之夭夭:九龙湖野餐

一个人坐在湖畔的一块大石上,燃着一支烟,看着湖面和不远的拱桥和城市,大梦初醒,看着陌生而熟悉的风景,它们一直都在,正如那些朋友从未远离,只是自己关上了窗,浸没黑暗之中。很多时候并不是这个世界太逼仄,而是选择一条死胡同,总想向前找到一条出路,许久之后才会想起,还有退回去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