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平凡之路

走在清晨的路上,耳畔循环朴树的《平凡之路》。

那年在川藏线上,车友说朴树出新歌,然后在小客栈房间里放着这首《平凡之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然后一溜这么走到今天,再听那里面的歌词: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眼角不由迸出一粒泪珠,在这么一个稍稍阴冷的深秋。

高中时代特别喜欢,大学毕业那年在大梅沙海滩听他的露天演唱会,随后就此别过,直到十年后的川藏线上。那时候还有一些走在路上的自信,以为只要愿意,人生会继续这样热血下去。回首过往,那是最后一个还能触碰梦想的年岁,自此之后,生活只剩沉重二字。那时候听不懂这首歌,不是没有经历绝望,而是没有放弃希望。

浑浑噩噩活到现在,有时候做作地亢奋一把,很快就明白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曾经渴望的幸福也越来越模糊。人活得越来越陌生,那些曾经以为毕生执着的追求在岁月中慢慢不见踪影,努力地在众人中装出道貌岸然的模样,蜷缩其中,感受时间刮骨的痛感流逝。心头弥漫厚重的无助感,似乎永远不会再有拨云见天开的那一天。

“我曾经失望失落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在河畔走着,一句句地辨别其中的歌词,一边回味那些年生活的点滴,一边思索此时的窘境,当初没能勇敢面对,走上这么一条安逸的岔路,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没想过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只是试图稍稍坚持,做一个有趣的人,做一些有趣的事,然而这些是奢望,安逸中失去生活的热情,曾经跨过的山和大海,穿过的人海,故事变得那么淡漠,不再勾起内心的任何波动,活着只是一个穿越荒漠的任务。

宿命中的那条路,往往不是追求的,而是被迫拥抱的。

在路上,与梦同行,与梦俱灭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走路的鱼:平凡之路

    1. 这是去年在骑行青海湖,路上拍的一张照片,大概也只有在那种地方,会有这么无垠的道路,蓝色天空,无边的遐想。只是在路上的时候,一心想着目标,没有过多的停留,回味的时候感觉错过了很多。所以在路上,最好还是独行,这样才能更浸入到风景中。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