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余生归来

余生归来,依然年少。

人生半程已去,站在这个路口,不知还会彷徨多久。这些天睡梦里经常浮现故乡的场景,回味过往意味着现状和未来堪忧,曾经残剩的一点勇气,慢慢也在绵延的窘境中挥霍殆尽,更没有什么未来可以奢谈。一直就这么忧郁然而坚韧地走到现在,不离不弃的秉性,至于还能走多远,似乎活着只是一种惯性,等待慢慢停下的那一天。不是没有梦想,翻开那些人生规划,残留着周游世界的笔迹,只是永远停留在字里行间,不会再些许做作地挣扎一下。年初规划想走一趟滇藏线,疫情只是借口,不是没有出发的假期和资本,只是缺乏冲动,似乎无论如何挣扎,都摆脱不了那种消沉。活着,越来越像局外人,有些疑心当年加缪的车祸是不是刻意为之?不会有什么新鲜事,与其在漫长的衰老中经受折磨,不若选择决绝。

今天是我的生日,十六年前大学时代最后一个暑假,青海湖之行前和父亲聊天,说这辈子后半生会在流浪中度过,也就是今天应该背起行囊,走在路上,不知所踪。从大学毕业开始就没走上这条路,但是不论如何,今天依然站在一条十字路口:回顾前生,没有什么值得铭记,展望前路,迷雾重重。吹灭蜡烛前,许什么愿呢?但愿余生归来,依然年少。岁月慢慢地教人如何适应生活,平平淡淡地老去,正如千万人那样,我走在这条路上,可能稍稍不同的是,内心依然留着最初的执念,那枚幽暗的种子,是否还有开花结果的机会?它置身于一片正如这些磕磕碰碰从脑海流淌而出字句的沙砾地。

江郎才尽,不痛不痒地过日子,直到真正老去。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眼球,蜷缩着,垂垂老矣的状态。耽搁在这所谓的舒适区太久,脑袋逐渐退化,让位于本能,再过这么长的日子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徒增无聊而已。即使明白如此,好死不如赖活,不会忘记在合适的时间饮食和睡眠。大概也只有在写日记的时候,如此苦痛,褪去日常的伪饰,直面苍白的内心。这种无病呻吟会很快消散,让位于遗忘的本能,春去秋来,一天天就这样过去。至于那些萍水相逢的朋友,或许曾经涌动过一缕暖意,很快擦肩而过,甚至忘记道别。早上收到一个常州朋友的生日祝福,当年我们这群热血青年在这个压抑的国度,试图一己之力,做一些改变。然而很快发现既改变不了环境,甚至连自己也改变不了,随后堕落成颓废中年。当年慷慨激昂,过后看起来不过是对狠狠的自嘲:我们变成曾经最痛恨的人而不自知。

不知身在天国的母亲,如何看待她煎熬的儿子?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走路的鱼:余生归来

  1. 遲來的生日快樂!
    既是生日,那麼重生吧。 在新的生命裡,或許不需要再想著改變世界、改變環境、改變一切,而是以成熟的心靈、古老的眼睛,看住自己,體會世間變遷。
    我的生日也快到了~ 到時候通知你啊!

    Liked by 1 person

  2. 提前预祝,生日快乐~
    这个生日对我有些特别的意义,作为一块界石,李白写过: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对我也是这样,有时候想想年轻时候的乐观究竟有多少理性成分,或者说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只是突然没办法隐瞒下去,然后干脆装睡,蒙混度日到如今。现在既然醒来了,总要有一些新的内容,至少积极很多,不再一味逃避。
    生日Party,会有一场盛大的音乐会吗?^_^…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