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魔戒

经历的故事都有终结的时候,人生唯有向前,直到死亡。

索林最后战死在孤山之下,希优顿在王城之前死于戒灵之手,迪耐瑟死在烈火焚身,萨鲁曼死在奴仆葛力马之手,最大反派索伦在魔戒溶解后灰飞烟灭,换来人皇的登基。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努曼诺尔人在经历近千年的摄政王执政之后,迎来自己的复兴。故事掩卷后,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纠结,例如霍比特人后来的结局,人皇治下的刚铎究竟是什么模样?幸好《魔戒三部曲》后面附录给出了部分答案,虽然不尽完整,至少能够缓解这种饥渴感,毕竟人总是希望大团圆的结局,只是不由自主地在一个圈圈里打转,无法出来。

回头想想两代霍比特人持戒者,一辈子也就一次冒险,比尔博人在中年的时候突然陷入甘道夫的恶作剧中,本来生活平淡安逸,突然内心里涌动了一股冲动,加入矮人们远征孤山的行动,中途拾到咕噜已经持有五百年之久的魔戒,凭借魔戒的力量,出色地完成了飞贼的任务。在《霍比特人》中至少占有一定分量。至于佛罗多,继承了比尔博包括魔戒在内的遗产,成为中土人类对抗魔君索伦的一支奇兵,然而不论是书里,还是影片中都很难找到亮点,可能最重要的是其内心对抗魔戒诱惑的能力,但是这种心灵对抗很难描绘出来。

这段时间一直思索人生,一年多的沉沦后,随着人逐渐老去,愈发感受到迫切性,这两个普通人的故事给了一定的启示,尤其是佛罗多,在整个魔戒小分队的角色很不起眼,即使在霍比特人四个小分队中戏份也不出色,皮聘和梅里在洛汗以及刚铎都有一些表现,山姆在魔多更是数次在生死边缘救出弗罗多,作为主角,三部影片中,大概只有第一部的结尾,他决定抛下远征队独自踏上前望摩多的那段心理独白比较深刻,其它大多数时候都是拖油瓶的角色。

不过从整个魔戒的历史来看,人类的埃希铎在末日火山没能听从爱隆王的劝告,销毁魔戒,咕噜为了这么戒指杀死同伴,比尔博一直珍藏这枚戒指,直到离开袋底洞也不愿放手,其后波罗莫为了这枚戒指不惜窝里反,种种铺垫,说明权力的腐化是如何地强大,正如那句老话: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化。魔戒可谓是中土最强大的存在,给与咕噜不可思议的类似永生的寿命,只有佛罗多只在末日火山最后一刻有所犹豫,所有这一切,都指向了其实外界的一切都只是生命旅途中的幻影,我们无法真正占有什么,唯一永恒的只有内心的秉性。

So do all who live to see such times, but that is nor for them to decide. All you have to decide is what to do with the time that is given to you. 佛罗多在河边希望卸掉肩头的这份重担时,心头浮现甘道夫给他说的这几句话,让他坚定决心,独自踏上前望魔多的道路。人总是无法在途中清晰地看到自己,很多抉择都出自本能,只有回首的时候才能评判对错,然而不到最后时刻也不清楚这种评判是否合适,正如很多年前给自己的理念:做一件事。既然无法洞悉前途的光明与黑暗,而蹉跎一生,白白荒废时间是生命最大的可耻。那么就走下去,崎岖和坎坷,才能洞悉本心。这些年的沉沦中逐渐忘记初心,直到今天才重新明晰起来。

不忘初心,勉力前行,作为一个过客的尊严。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