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紫金山

一个不尽责的父亲,还不若缺席。

吃早餐的时候,稍稍犹豫,决定和家人一起去紫金山,至于具体什么地方,随缘。老实说到南京已经三年时间,去过的地方屈指可数,曾经列过计划,想要认识这座城市,很快颓然地缩回躯壳。如果说有些城市让自己十分喜爱,有些让自己爱恨交加,南京则是漂泊的状态,至少到现在还没有买房的打算,甚至有离开的意向,只是还没有安顿家人的资本。在小龙湾上地铁,到大行宫转二号线,到孝陵卫站,两口子带着女儿,小家伙一出来玩就十分开心,我仿佛是局外人,还没有从一贯的混沌中抽身而出,一路推着婴儿车,偶尔中途休息的时候甚至打开手机,玩一会儿游戏,完全没有游玩的兴致。

很多年前,父亲在南京打工,有一次过来看望他,一起上过中山陵,现在还留存一张照片,那时候父亲还算身强力壮,在工地挣着一份辛苦钱,前段时间他在武汉工地上出了一些事故,不得不放弃打工挣钱的想法,想想七旬高龄,对他而言,打工更多是有个说话的伴。年轻的时候心高气傲,没几个朋友,几个聊的来的,要么早已举家迁徙陌生的城市,要么断了联系。对他而言,至少还有一片故土,对我们这一辈而言,回不去的故乡,无处安家的异乡,老去的时候更加孤独。

不知疫情限制人流的缘故,还是节假日游客太多,中山陵需要预约,我们到下面的入口时是正午,能够约到的号要排到三点,那个时候大概也是女儿午睡的点,想想还是作罢。早上出门带了点水果,在山门下的草坪铺上地垫,算是给她一次野餐体验,小家伙正是活泼的年岁,尤其喜欢这样野餐的形式,带到附近的小吃摊转了一圈,买了点肉串,吃完水果,时间接近两点,打道回府。下山走的是台阶,小家伙不能坐推车,又到了午睡的时间,一路连哄带骗再加上我们俩轮流抱着,总算是到了下面的停车场,打车回家。

仿佛置身漫无止境的牢狱之灾,有时候不知道自己在扮演什么角色。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