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生而为人

一支接一支的香烟在手头燃到最后,一口又一口咖啡灌下去,我目击那只小小的蝴蝶徒劳的尝试,不明白它为何在哪儿,也不知道它的宿命如何,它让我想起蝶儿,那位曾在生命历程中写下浓重一笔的红颜知己,此刻她又在哪儿,激情还是平淡地老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