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执念

最终成为什么样的人,其实很早就决定了。

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年少的时候,以为这不过是老生常谈,用来恐吓少不经事的我们,现在明白这句话有两重意义:一方面是成为什么样的人和想成为的人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只是时间之后从事实的角度来看,曾经的梦想变成不那么真切的幻象。另一方面人生伊始,循着固定的足迹一路走来,背后都是一贯的本性使然。这有点宿命的味道,部分是反抗的激情消散,更多是经历世事,发现人生不过是一条咬住自己尾巴的蛇形成的闭环。不排除拥有坚强意志的人能够逾越这条自我围筑的篱笆,但是大多数人都会屈从,从而坐井观天的境地中挥霍生命。偶尔记忆里涌出曾经稍稍出格的反抗,面孔泛起读不懂的苦笑,然后继续锁紧心扉。

茨威格说:后来一个人就会明白,人生的真正轨道由内在力量来决定。不管我们的人生道路看起来如何混乱而无意义,偏离了我们的愿望,它最终还会把我们引领到我那那不见的人生目标。经历半生的跋涉之后,读到这段话,尤其是还攥紧最初的梦想之时,不知道这句话只是对那么一小撮人成立,还是尘世的每个人都如此,只是一开始人与人之间就有泾渭分明的区别,在不同的环境中,这种区别被放大从而书写迥然不同的人生故事。人在成长的最初阶段,热衷于修筑彼此之间的城墙,隔绝在一个个小小的岛屿之中,有些是耳濡目染中积累起来的偏见,即使它们会随历经世事而慢慢地消散,但是那横亘彼此之间的城墙会一直耸立,直到生命尽头也不会崩塌。

我们不像祖辈那样一生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同一种环境中,虽然偏见会随着时光流逝而淡漠,但不会有新鲜的勇气跨越那些围篱的遗迹。这并不意味着在这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会更少,偏见置身意识之中,很难从自我角度层别。而且现在有太多的选择,我们会遭遇更多的人,经历更多异彩纷呈的故事,更难把握应该在何时,何地停留下来?往往明白过来,早已擦肩而过。人生就这样在一次次追悔莫及,然后又继续期待的轮回中挥霍殆尽。但是我坚信,总会有一些人会在自己的路上留下浓重的一笔,虽然意识到的时候,或许早已分道扬镳,但是过往的那些日子活在此时的躯壳中,留有一些遗憾,总比从未邂逅,不曾爱恨情仇更为可取。

这些天读茨威格的自传《昨日的世界:一个欧洲人的回忆》,不由自主地会想起青春年少的日子,不同的经历有着不同的轨迹,但是我们执着的目标类似。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人都怀抱着同样的愿望书写,只是从外人的视角来看,显得纷繁而平常,但是不可怀疑的是很多人在庸常的生活遮盖下,心底里隐隐地攥紧最初的梦想。转眼写日记已经到第二十个年头,早已忘记了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理由,虽然这么多年来文笔依旧迟钝,字句淤塞,但是通过这种自言自语的形式,给梦想一个彼岸世界,从而鲜活地存在。它一直提醒自己这辈子的人生目标,不是儿孙绕膝,也不是富甲一方,而是经历世事之后能够准确地把握生命的脉搏,弄明白那个自始至终萦绕脑海的问题:我是谁?从那里来?将往何方?

至于最后弥留的那个自我,自己会满意吗?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