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孰左孰右

往左还是向右,最后会在故事的背面碰头。

项目上有个小伙子,新疆汉人,浙大毕业后留在长三角,最近在工厂新址附近买房,打算定居江南,再也不回去西北。曾经我俩是部门群里的活跃人物,后来我被举报而封号,好久没唠嗑,这几天正好协助他处理问题,午休时聊到政治上。某种程度上我算右派,据说这小伙子当年在浙大,08年是校内论坛的版主,所谓的右派分子,经过新疆随后的骚乱,尤其乌鲁木齐和昆明的惨案,放下曾经的想法,坚定地站在政府那一边。对他而言,虽然已经离开,而且没有回去的打算,但那里有亲人,只有街头荷枪实弹的武警能给他们带来一丝安全感。他说明白你们右派鼓吹的言论自由的心态,那只是我们没有面临那样的境况,从小长大的故乡,然而有那么一天,走在路上就会遭遇不幸的时候,自由在血淋淋的生命面前不值一钱。

其实到现在也分不清左派和右派该如何定义,隐约地感觉左派更强调公平,而右派追求自由。聊天的时候,引用了一些案例,总是不自觉地把话题扩大,然而一旦突破了个人的界限,就很难有明确的是非对错。例如现在党国广为被非议的在新疆“种族灭绝”的措施,对当地汉人而言,是非常必要的安保措施,正是类似于古代的保甲制和连坐制,极大缓和不同种族平民之间的直接冲突。虽然新闻上有提到当年恐怖主义早就的惨案,显然没有他那么感同身受。小伙子当年也算热衷政治,现在喜欢拉人辩论,自然不是毫无逻辑之辈,他选择站在政府那面,为其行径辩护,也不是毫无道理。当年中国随着经济发展,身处内地能够感觉到言论有稍稍放松的迹象,正是这种大环境下,分离主义的言论在边疆也开始广泛传播,随后酿成惨祸。

随后他问我一个问题,共产主义的产生有没有道理?这段时间看了几部描绘十九世纪日常的小说,其中有雨果的《悲惨世界》,存在即有道理,大航海时代带给资本主义国家极大的财富不均,一边是大腹便便的巨商富贾,一边是食不果腹的贫民,他们同时生活在欧洲伦敦,巴黎和其它富丽堂皇的城市中,只隔一条胡同或一堵墙。正如基督教滋生于饱受欺凌古罗马的贫民和奴隶之间,共产主义的产生正是对这种压榨的反动,当然因为人性的缘故,并没有如其所宣扬的理想中那样,给人类世界带来永恒的公平,反而造成了有目共睹的巨大人道灾难。但是正如他继续问的一句话:共产主义错了吗?在这么一个大命题上,不论如何旁征博引,都无法对其进行证实或证伪,我只能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针对这场辩论,唯一想得到答案的是,个人的言论自由如果得不到保障,那么我应该喜欢还是憎恨这个制度?

显然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这场闲聊的结果是他给我展示一个明晰的左派的形象,和那些岁静婊相比,他有明确的逻辑思维,甚至立足点也不可谓不正当,而且正是年轻时代的沉迷右派思想,他了然其中的弱点。当然我也不能承认他的看法是正确的,例如党国在新疆实施的政策是合理的,只能说我们不在同一个维度上,不同的经历使我们有着迥然不同的态度,不过细想这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故事的背面,它们其实是手牵手,形成一个闭环。

伏尔泰: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是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走路的鱼:孰左孰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