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一地鸡毛

这是一个任务,还是一项事业,现在越来越难以分辨。

这段时间家里来了客人,书房被占用,平常也没空开电脑,到了周末一股脑地补完一周,甚至更长时间的日记。曾经比较随性,有多少想法就写多少,不知曾几何时,开始硬性规定每天两页,就算拼凑也要补全,有时候就感觉像任务,尤其周末补上万字,完全失去了日记的意义,所谓有感而发,有的放矢。这段时间也一直不断地质疑这种做法,但是想想这些年自己的惨痛教训,往往都是浅尝辄止造成的,所以还是会坚持下去,之前的日记还算有些阅读的质量,现在往往归于流水账的滥竽充数,缺乏深度,经常行文的过程反复删改,难以抓住文字和思想的共鸣。这段时间的情绪波动不小,不是没有想法,不论走在路上,还是阅读,脑海里都活跃无数想法,仿佛微风拂过的湖面,只是拖延太久,早已风平浪静,而且以日记的形式分割,想法淤塞内心,一点也不流畅。

前几天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让我帮忙给他买台电脑偶尔查资料,现在家里有三台电脑,我自己的Surface也基本没用过,更别谈近十多年前老婆用过的电脑,于是跟他说就把我们的旧电脑寄回去。晚上整理旧电脑,前几年把这台电脑当作备份,存有不少东西,很长时间都没动过,上面还存有当年的结婚照,以及不少音乐。当年非常喜欢班得瑞的乐曲,这几年习惯了正版,然而网易云音乐因为版权的问题无法听到,现在听音乐很少有那种触动的感觉,晚上把当年下载的音乐导入到手头的电脑上,再次听到熟悉的旋律,顿悟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改变过口味,只是因为圈子越来越小,生活变得越来越乏味,甚至有些厌弃。黄金时代的自信多多少少是基于年轻本身的魅力,随着年岁渐长,再加上一些挫折,有点像初到岭南的那段时光,自大的自卑。回头来看,正因为那段时间的蛰伏,积累了一定的文笔,现在似乎是类似的处境,至于是否会经历人生最重要的白银时代,没有什么信心。

嫂子和侄女结束假期,搭乘晚班动车返回武汉,经历诸多世事之后,对当年很多耿耿于怀的事情,看淡了很多。这些年和家人的联系很少,一年到头,如果不出一些事情,不会电话联系。过年回家也就碰个面,然后分道扬镳。自小就被那种彻骨的孤独感包围,不是没有关心自己的亲人,然而总是不由自主地试图摆脱。认识有限的几个人,忘记了大多数人,一直持续到现在。想起前几天读过太宰治的《人间失格》,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从小到大,似乎都有一个亲密圈子,因为孤独的压迫,学会讨人喜欢,然而总是头也不回地远离一个个圈子,最后孑然一身。这些天她们在这里,占据了书房,虽然感觉诸多不便,然而也没有什么不满,大概愈发感受外界的漠然,变得柔和很多。亲人不论如何,还是有更多的休戚与共,虽然因为距离过近而不免有更多利益冲突,同时也因为多年的共同生活而更容易相互理解。她们出门的时候,忙着整理东西,并没有过于礼节性地送到车站,而姐姐则坚持要送到楼下。

一地鸡毛,人生就这样一路走过。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